新闻资讯

NEWS

方言俚语 五里不同音 十里不同调

作者:lol游戏平台发布时间:2020-06-07 02:21

  八大方言区现在仍然存在,有的方言与方言之间,完全无法沟通。就是在同一方言之间,原本也有“五里不同音、十里不同调”的说法。但是,方言的日趋没落,似乎是无法阻挡的。笔者出生地为湖南湖北交界处,语言虽然受湘方言影响巨大,但仍属北方方言区,二三十年时间一过,儿时天天讲的某些独特方言字词,现在已经很难听到,当地孩子甚至都已经听不懂了。可以想见,随着不同地域之间人员交往的日趋频繁,教育的不断普及,普通话的强势地位必然日益加强,方言也必将不断被弱化,说不定会最后完全消失。基本依赖于方言而存在的俚语,命运自然也无法好到哪里去,目前就基本上已经被主流社会语言所抛弃。——当然,也有方言俚语被收编,成为普通话之组成的。

  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遗憾。如果方言真的消失了,大家都卷着舌头讲普通话,听起来是不是有些单调?据说,方言里保存着一些古语,几十几百年后,有子孙研究我们这辈先人,或者我们这辈先人的先人的语言,活标本就没有了。

  在这样的时刻,在先人们的笔记中,读到自己熟悉的,或者有点印象的,或者完全不知道的方言俚语,忍不住录了一些下来,并与自己知道的,可能就要消失的,或者被普通话收编了的当今类似说法,凑在了一起,也算凑个趣儿吧。

  “无赖”指不讲道理、游手好闲、品行不端的行为,也指这些行为的行为人。此二字并非方言,正史提及某人少年无行,也喜用“某少无赖”的说法。就是现在,人们也还在按古意用此二字,不过,更多的时候是说“流氓”,或者“流氓无赖”连着一起说。

  古时方言对“无赖”的称法,却是五花八门的。广益书局所编《古今笔记精华》,辑清西清《黑龙江外纪》载:“狗皮,无赖之称。” 清施鸿保《闽杂记》载,福建那地方的“恶少年游手觅食,讹索诈骗,官法惩之不悛者”,被称之“地棍”;钱塘“谓之聊荡,言无聊游荡也,亦曰滥聊,则尤甚之词”;“江南人谓之泼皮,亦曰赖皮;江西人谓之棍子,亦曰老表(笔者注:此说无理。江西人称老表实为老乡之意,与无赖无关。当是作者误解。);广东人谓之滥仔,亦曰泥腿,盖古人所称破落户也;闽中诸府又谓之闯棍,亦曰匪仔;兴化人又谓之狼狗,言凶如狼贱如狗也;惟福州人谓之野仙,亦曰田罗汉脚,其义乃不可解……芜湖等处曰青皮,上海曰,江西亦曰赤膊鬼。”仅此二书,罗列各地说法就近二十种。

  如果一个人言而无行,说了的话不认账,或者欠债不还,乡人谓之“癞皮狗子”,与黑龙江“狗皮”之称、江南人“赖皮”之称,何其相似。(方言字词之来历、演变、本意,均很难弄清,譬如这“狗皮”、“赖皮”之称,就不知是何来由。倒是家乡“癞皮狗子”之称,猜想无非是狗的皮肤上长了癞子,令人讨厌的意思罢了。)

  如果一个人行事不合身份、规矩,甚至干些偷看女人如厕之类的下作事,乡人谓之“无聊荡”(只是“荡”发“呆”音,疑为“荡”音之讹),与钱塘之“聊荡”、“滥聊”又有多大区别?

  如果一个人待人无上无下、无大无小、无老无少,对女人言语轻浮,欺善怕恶,乡人谓之“流子哥”、“流子”,也上海“”(当即今之流氓)之称也大致相同。1982、1983年间,农村实行所谓联产承包责任制,因父祖辈即可包在家中责任田的所有农活,大量农村男青年可以不必下田劳作,纷纷蓄起长头发、大鬓脚,穿起喇叭裤,成群结队在城乡游荡,甚至公然在街道和公路上勒索钱物、调戏妇女,乡人又称之为“土流子”,与福建“地棍”、广东“泥腿”之说也颇相像。

  如果一个人行为怪异,有理无理爱作弄人,乡人称之为“赤膊鬼”(音讹为“克包鬼”),与江西“赤膊鬼”之说完全相同。

  “癞皮狗子”、“无聊荡”、“流子哥”、“赤膊鬼”,这些词在家乡也少有人讲了。前两年回家,发现“烂仔”二字却频繁出现在乡人口中。广东“滥仔”之称,自古传到了现在,只是写法改作了“烂仔”,想是乡批赴粤打工,把“烂仔”也带回了家乡——这“烂仔”二字,使用范围早已超出粤方言区,很有被普通话“收编”的势头。

  《黑龙江外纪》又载:“土人得野鸡例捩首于翼下,故关内有弯脖野鸡之称。”一个动物并不奇异的别称,难道值得花笔墨记录下来?因为我的家乡关于“野鸡”的一些说法,疑心此条笔记言犹未尽,藏着什么想说却又不好说的事儿。

  过去在家乡是见得到野鸡的,长得很好看,羽毛五彩斑斓,尾毛高高耸起,在田垅间乱跑。它也奇笨无比,被追急了,藏好脑袋就以为安全了,不管暴露在外的身子和屁股。对它本身,包括它的名字,乡人并没有特殊的说法,但“野鸡”二字却被用作了其它指代,而且都不是什么好人好事的指代。

  一是指代娼,这在全国很多地方都通行,以至人们现在把从事业的女子,一律称为“鸡”、“鸡婆”。

  二是指代偷汉子的女人,或者说是指代男人婚外的女伙伴。人们大概认为,这些女子与野鸡有相通之处,即姿人同于野鸡之羽毛色彩炫目,顾一时快活却不顾自己名声和家庭,同于野鸡顾头不顾腚。

  三是指代在野外排粪者。农村没有公共厕所,如果出外劳作的地点离村庄较远,一时内急,无论男女老少,都会找个僻静处就地解决。如果不巧被个“赤膊鬼”碰上,“赤膊鬼”会大喊一声:“叭!打野鸡呀!”在平地排粪,姿势肯定是头低臀高,是有些像野鸡的样子。